【特稿】灾害面前,人民利益至上——白格滑坡灾害发生后电建的三天三夜
来源:成都院 作者:邱云 李爽 周顺文 摄影师:张冲 蒙富强等 时间:2018-10-15 字体:[ ]

2018年10月11日凌晨1至2时,金沙江右岸波罗乡白格滑坡体群发生高位剧滑,致金沙江截断,形成堰塞湖,水位持续上涨,严重威胁到人民生命财产和工程设施安全。

险情牵动人心。中国电建党委书记、董事长晏志勇、总经理孙洪水对应急处置作出指示,成都院党委书记、董事长黄河、总经理郝元麟作出具体部署。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王仁坤及时作出工作安排,副总经理王寿根主持召开专题部署会,就应急抢险工作进行具体安排。成都院紧急发布Ⅲ级预警指令,并成立了白格堰塞湖应急工作领导小组及相关工作组。中国电建各相关单位也随即展开相应工作,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抢险除险工作中。

险!金沙江上突现“悬河”

当750多万立方土岩混合滑坡体一跃而下扑向金沙江时,人们正在熟睡之中。从此刻开始,危险已经高悬。

中国电建成都院在金沙江流域开展几十年规划、研究工作,承担包括叶巴滩在内的多个水电站勘测设计任务,熟悉该区域水文气象、地形地质、社会环境等全方位资料。早在2015年,成都院勘测设计人员就已排查到波罗乡白格村边坡后缘存在裂缝,经分析该处边坡稳定性较差,存在滑坡体风险,并建议地方政府对附近人员全部进行搬迁,成功避免了滑坡造成人员伤亡。

11日约6时,早起的成都院叶巴滩设代人员发现叶巴滩坝址流量异常突降,接近断流,凭经验感觉到上游出现了堵江事件,事态发展将会极为严重。他们立即提醒业主尽快了解水情,注意上游河道壅塞风险,建议尽快组织撤离沿江作业及设代人员,并将此情况及时报告地方政府。

8时,确定发生山体滑坡后,华电金上叶巴滩分公司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组织参建单位成立“10·11”地质灾害应急抢险指挥中心。叶巴滩设总张冲分析了堰塞坝溃坝的风险及影响,并要求各参建单位人员和设备立即转移到安全地段。现场技术人员来不及吃早饭,便投入到分析研究中,第一时间判断山体滑坡大致位置——距离叶巴滩水电站坝址仅50多公里。

在叶巴滩工地现场,成都院技术人员刘云鹏、王皓两位共产党员,奋勇加入堰塞体查勘先遣队。叶巴滩库区山高坡陡,交通极为不便,在3000米的高海拔地区,先遣队徒步攀爬3小时山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到达滑坡位置,拍摄到珍贵的滑坡堰塞照片与视频资料,并对滑坡状况、堰塞体规模等进行了详细查勘,收集到现场第一手材料,及时传送到应急抢险指挥中心,为应急救援及灾害防范提供依据。

等到查勘完成,已是晚上9点。时间就是生命!先遣队员来不及多做停留,急行军2小时返回叶巴滩营地,争分夺秒为应急抢险指挥中心详细介绍现场滑坡、堰塞体情况。汇报完情况到了12日凌晨1时,此时的叶巴滩室外温度达到了零下2℃,寒气逼人。

这一夜,国人无眠,都在关注这个金沙江上的“悬湖”何时倾倒,何时爆发。

这一夜,叶巴滩营地灯火通明。现场值守人员密切关注前方传来的最新水文情况及现场信息,研究应对措施。

急!中国电建挺进灾区

危险不除,战斗不止。中国电建迎来了紧张而忙碌的一天。

晏志勇时刻关注参与抢险的电建单位状况,对抢险员工表达亲切慰问,要求以安全为前提,全力以赴做好有关抢险工作。

中国电建在堰塞湖抢险除险与治理方面,经验丰富。在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中,成都院承担了包括唐家山在内的10个最危险、最艰苦、最困难的堰塞湖除险任务,效果显著,受到温家宝高度肯定。2014年云南鲁甸地震中,昆明院和水电十四局成功处理了鲁甸堰塞湖。

天色朦胧,成都院总经理郝元麟带领的水文、地质、水工、施工等组成的第一批专家组就已经出发挺进叶巴滩现场,成都院西藏公司专家挺进西藏昌都地区,与当地政府和有关单位参与险情处置。

同时,成都院启动专家会商研判机制,由国家勘察设计大师领衔,组织计算分析、讨论险情,随时掌握现场最新状况,调整抢险专家力量和工作重点。

成都院前后联动,有序推动,最大程度发挥央企力量减少灾害影响。

这样类似的情景,在汶川、芦山大地震以及2017年茂县叠溪山体垮塌灾害、九寨沟地震中,中国电建几乎都是如此及时、快速响应。一个央企的责任担当总是在危急时刻充分彰显。

成都院水文专业加密监测金沙江上游各梯级电站水位、流量等资料,而数据的每一个细微变化,都牵扯到堰塞湖下游的安危。

12日17时12分,白格堰塞湖库水开始漫过堰塞坝垭口。

18时40分,白格堰塞湖洪水漫过堰塞坝垭口后,进入下游河道,泄水流量增大至20~30立方米/秒。

成都院总经理郝元麟抵达现场后,全面了解情况。22时,金沙江“10·11”山体滑坡应急处置联合指挥部工作汇报会在甘孜州白玉县政府召开。郝元麟在大会上作滑坡处置工作情况汇报,提出初步建议,得到应急指挥部的充分肯定。

重!专家齐心应战险情

堰塞湖洪水涨势越来越猛,下游的风险越发增大。下游各梯级电站的参建单位绷紧了神经。

13日0时45分,堰塞湖水位涨至最高水位;1时30分,叶巴滩坝址流量开始上升。成都院水情中心持续开展流量速报密切关注水情态势。

8时05分,堰塞坝决口宽度约60米,叶巴滩坝址流量约7700立方米/秒,达到300年一遇洪水标准,左、右岸导流洞进水过流,下游4号临时桥过水,局部岸坡坍塌。

洪水对工程区的影响愈发严重。成都院总经理郝元麟,副总工程师金伟,叶巴滩设总张冲向政府及应急指挥部分别汇报应急处置工作进展情况。

险情面前,应急工作组专家一刻不停歇。李华、王世春、王皓、刘放驱车赶往堰塞体现场,到达垭口因风雪较大,通村道路结冰,只得返程回白玉县;蒙富强、周顺文值守现场办公室,实时分析堰塞体溃坝等,为应对洪水下泄提供技术支持;刘云鹏整理分析堰塞体地质情况,颜廷希进行四川岸堰塞体抢险道路方案研究。

匆匆吃过午饭,李华、王皓、刘放前往叶巴滩水电站坝区导流洞进口及下游侧进行调查,并通过无人机等手段,对工程区域进行调查。

与此同时,技术专家李辉完成滑坡堰塞体观测后开始返程,此时距离他达到堰塞体已经过去了24小时。12日整整一夜,他都值守在堰塞体上,彻夜无眠,生怕遗漏发现险情扩大情况。金沙江上游地区的十月,夜间温度已降至零度以下,半夜开始下起雨雪来,没有御寒躲雨的处所,他硬是强撑着连续不断观测堰塞体每一刻变化,拍摄到了堰塞体最新变化情况传回指挥中心。返程途中,雪越下越大,崎岖的山路留下英雄深深浅浅的脚印。直到晚上8时,全身湿透的李辉才出现在人们眼前。

14时30分,叶巴滩流量由峰值7770立方米/秒下降至4170立方米/秒,且持续下降。13日22时,叶巴滩坝址及下游各梯级电站接近天然流量,标志着堰塞湖洪水已全线通过该区域。

目前,白格堰塞湖险情总体平稳,中国电建第一时间拿出《关于“10.11”白格滑坡应急抢险除险及受灾工程的工作建议》,向有关部门汇报。领导和专家组继续驻守现场,在政府统一领导下,持续协同跟进,安全有序开展抢险除险工作。

灾害面前,人民利益至上,这是中国电建的责任使命和自觉选择!

“5·12”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工作中,成都院首批专家空降唐家山堰塞湖

12日李辉挺进堰塞体接续观测

专家组使用无人机对工程区进行监测

堰塞湖洪峰过叶巴滩工程区

堰塞湖洪峰过叶巴滩工程区(下游侧)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